一凉人

这里是一凉人
简称:凉人
主食摄殓也只吃摄殓(本命)
随时欢迎扩列
【QQ:3071782588】
上学ing更新速度最低效率ing

摄殓·月驱(14)


   “我讨厌你!”伊索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。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却看不到熟悉的表情

   “不是……你听我说”约瑟夫走向伊索,向伊索伸出手,想要搂住伊索然后给他一个解释。可手才伸到一半就被打开了,约瑟夫能感受到伊索用的很大的力气打开的自己。阵阵疼痛让约瑟夫不知所措

  你……真的不爱我了吗……

  约瑟夫猛的睁开眼,汗水浸湿脸旁的碎发,额头还冒出丝丝冷汗。

  好几天了,约瑟夫都没睡过一次好觉,每一个梦都关于伊索,不是死去了就是恨自己

  约瑟夫很害怕,他真的害怕梦是真的

  约瑟夫轻轻拉开马车的窗帘,外面是陌生的景象:这种小铺相互交错着,不同的种族到处走着,面上洋溢着笑容,让约瑟夫感觉自己格格不入

  “首领大人?”马车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

  “嗯?”约瑟夫用手撑着脸,半垂着的眼睛加上眼下的黑眼圈让人不敢靠近

  “到了”

  约瑟夫无言,拿起权杖就下了马车。他走向一栋蓝色的楼房,黑色的影子越来越长

  伊索拿着报告单走在总部的路上,手肘上还挂着自己的风衣。他不知到接下来会怎么样和该怎么做

  是我和你的孩子啊……

  想着,就到了总部。伊索穿过新手训练场,走向自己房间,刚伸手就被叫住了

  “伊索,怎么样了?”艾拉站在伊索后面,靠着墙,一脸担心的看着伊索。伊索下意识的捂了捂自己的腹部,压着声音说“我们进来说吧……”

  待艾拉走进去后,伊索轻轻的关上了门,然后捂着脸,顺着门蹲了下来“艾拉……我怀孕了……”

  “什么!?”艾拉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,一脸惊愕的看着伊索。伊索微微抬起头,尽量不让艾拉看见自己泛红的眼眶。他伸出手摸了摸口袋,然后抽出里面的报表,递给艾拉“这是……报表……”

  艾拉接过报表,小心翼翼的问道“你打算怎么办……留着还是打掉……?”

  “我不知道!我不知道!”伊索突然暴躁的大吼起来,他死死的抓着自己银灰色的头发

  “诶,你别……”伊索还未听完艾拉在讲什么,就昏了过去。艾拉走上去担心的抱起伊索,然后把伊索放在床上,沉思着

  许久,一阵敲门声响起,一个清晰幼嫩的声音打破这份寂静“艾拉教官,伊索教官怎么样了……?”

  “啊啊,没事没事,就是有点不舒服”艾拉不能把伊索怀孕的事谁出去,比较他和自己都没做好准备,所以只是挥手敷衍了过去

  “哦……”新生若有所思的看着床上面色苍白的伊索

  “您想知道您的爱人现在的所在地?”一位带着眼罩肩上还有一只鹰的人看着对面面色憔悴的约瑟夫说

  “嗯……”

  等约瑟夫回答后,眼罩男孩一挥手,他肩上的鹰就飞了出去,在天空中划出一到黑色的弧线

  他能预知未来也可以扭转未来

  “第一您不用再担心了,他还在,在人类世界。第二我觉得有件事您不能接受,你们之间有个第三者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约瑟夫就站起身来双手拍在桌子上,桌子很快就裂开了一点点

  “什么!?”

  面罩男孩摸着肩上鹰,不动声色的说道“您先别急,这个第三者呢是你们的孩子,也就是说,您爱人怀孕了,可喜可贺。但是您爱人好像对你还有点芥蒂,似乎是关于第一次的事情。最后就是……”关于他们的芥蒂到底是什么面罩男孩也没有多说多去看,因为他总感觉两人都知道这是什么

  约瑟夫顿了顿,说了一声谢谢就离开了

 

  伊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他坐起身子靠在床头上,然后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腹部。我应该留着你吗……

  心烦意乱的他完全睡不着了,伊索站起身拿了一件薄薄的外套走出了驱魔总部

  冷风在空中刮起,划过伊索的脸蛋,穿过伊索的身体让伊索打了个哆嗦。伊索用双手怀着自己,上下摩擦着,小小的缩在一团,尽量让自己暖和一点。他没想到晚上会这么冷,心里也有点不安,总感觉等下会发生什么

  路边所有店铺都已经关门了,还有一家还开着。是一家小药店,伊索走了进去,走到店台前,小声的问道“请问有没有打胎药……”

  店台前的人看了看伊索,没有多说什么,拿出一个白色的盒子递给了伊索,嘴里还说着“35元”

  伊索付了钱之后就离开了药店,刚出药店门,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伊索停下脚步,尽力让自己冷静点,不流露自己的真实感情。他们瞟了一眼面前的人,然后加快了脚步,想要快点离开这里

  约瑟拽住伊索的胳膊,让伊索面对着自己,焦急的问道“伊索,你是不是在想我第一次的事!?”

  “伊索,你听我说,那是个误会,给我个解释的机会。好吗?”约瑟夫拽着伊索尽量不让他跑走

  “你别过来!”伊索甩开约瑟夫的手,摆出战斗姿势,他现在手无寸铁,要打只能肉搏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拳头有些微微颤抖,他知道自己的内心是纠结的,包括当初离开约瑟夫,最近自己的心是乱的,但身体似乎却异常固执,想要的到一个解释。到底约瑟夫有没有背叛他.......

  约瑟夫见他这样,并不打算停了下来,一定要借这个机会和他解释清楚,于是继续向伊索走去。伊索见状,挥起拳头,约瑟夫立刻抓住了他的手,将其按到背后的玻璃门上,旁边有个花台,正好把伊索堵在了死角

  “你放手!放开!”伊索奋力挣扎,用另一只手想打约瑟夫, 却很快被制住,陷入了不利的境况

  “伊索!求你了!给我个解释的机会!”约瑟夫死死扣住他的手,使他挣扎不开,用稍大的声音说。这是他注意到地上有个药盒,是刚才伊索挣扎时掉落的,“你生病了?哪儿不舒服?”

  “不用你管!”趁他放松,伊索一下挣扎开,向前跑去,约瑟夫来不及管那是个什么药,先追媳妇!狼人形态的他速度是以往的十倍以上,伊索根本不可能跑的过,不一会儿就又被逮住

  “放手!约瑟夫!我和你是敌对关系!”伊索大声吼着,但却低着头,任由约瑟夫抓着他的一只手

  “我不会放手的!伊索,我喜欢你!我爱你!我们回去好吗?我会给你解释一切的。”约瑟夫用恳求的语气说着,同时下意识将伊索抓地更紧

  “我......”伊索在颤抖,他感觉自己要不行了,内心的一种感觉越来越强,某种冲动让他刚才的气势一下全无

  “伊索,可以吗?或者我现在给你解释。你愿意相信我吗?”约瑟夫温柔地说,又向伊索靠近了点

  “我......我......其实......”其实没生气。伊索话还没说完,一剑光闪过,约瑟夫眼疾手快将伊索推开,召唤出武器挡住了袭击。看清来人后,约瑟夫皱眉道,“艾拉......”

  “哼,魔族首领只身来人界?你这是想宣战还是看不起我们驱魔人呢?”艾拉一手叉腰,眯着眼说

  “我不想找麻烦,这件事与你无关。”约瑟夫深吸一口气,说道

  “唔......嘶~”伊索突然被推开还没反应过来,直接跌坐在地上,小腹一阵阵剧痛。这下看来药是白买了

  听到背后人的呻吟,约瑟夫就忙转身查看 只见伊索捂着肚子,一脸痛苦

  “伊索!”约瑟夫正要蹲下身扶住他,就被艾拉一击打断,约瑟夫和伊索被艾拉强行隔开

  “你们对他做了什么?!”约瑟夫瞪着艾拉,瞳孔由蓝沉淀成血红色。

  “我们做了什么?哼!”艾拉不屑地摇了摇头,“你怎么不想想你做了什么?亏这傻孩子还一直相信你!当初还为了你背叛我们!结果呢?!你却早就背叛了他!”

  她身后的伊索被腹痛折磨的无力抬头,他死死咬着牙,忍过一阵剧痛后,艰难地开口道:“我相信他!我就是相信着他!相信他不会...... ”又一阵疼痛夺取了他的全部意识,光亮消失前,他看到一个人影向自己冲来

一一一tbc一一一

     宝贝们,特殊情况,小编我用楼楼的号代发一下,文是楼楼写的,一部分我帮了点忙。

摄殓·月驱(13)

*以后雷点都是在第一章,后面的几章通通不打雷点

*因为伊索和约约分开了,所以是两人视角时而切换,应该很容易看,写的很清楚

*因为肝的玩,急急忙忙码出来的,只有四千多字。我也只能说使用愉快了~~~

*之后……没啥要说的了


正文

   伊索小小的眯了一会,等脱力的身体恢复了一点后随便拿了一件衣服裹在身上。他撑着因疼痛而开始发抖的身体走向窗户。伊索向下看了看然后沮丧的坐在了地上,太高了,很难下去,更何况现在还有点发软的身子

   伊索闭上眼,低下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。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床上的床单上。伊索站起身,拿起被子绑在窗户上,然后深呼了一口气,抓着床单往下跳。待床单拉到底的时候还未落地

   伊索观察了一下四周,看到有一颗可以落脚的树之后,双脚在城堡墙壁上一蹬,飞跃到一直粗壮的树枝上

   落地之后就向人类世界跑去了,殊不知后面还跟着一个人

  “先生,这里是驱魔总部,您不能进去” 驱魔大楼门口外的士兵无情的拦着伊索

    伊索用力抬起头,然后伸手扯下帽子,谈谈的说道“您看我是谁”

    灰色的头发凌乱的披在肩上,里面的衬衣十分不整,外面也只是寥寥草草的盖了一件比自己大很多的外套。双腿紧紧向内夹着,空气中还隐隐约约的散发出魔族的气味

   门卫看了很久才确定这是伊索,然后点头哈腰的说是自己眼神不好,没人认出伊索来

   伊索躲过人多的地方走向艾拉的房间,然后敲了敲门。门内传来疲惫的女声,告诉门外的人门没锁,可以进来。伊索犹豫了一下,然后伸手转动把手,小声的叫了一身艾拉,担心受怕的走了进去

   艾拉抬起疲惫的眼睛,瞟了一眼伊索,然后怔了怔,小心翼翼的问道“你不会……”

  伊索低头抿了抿唇,小声道“我……”

“伊索……你不会真的爱上他了吧……”

  伊索不语,只是呆呆的低着头。他不敢去看艾拉的眼睛,只是看着自己瘦弱而苍白的手

   爱吗……

   艾拉深呼一口气,然后倒了杯温水给伊索,柔和的握着伊索骨节分明的手

   “先不说这个了,我相信你以后会告诉我的。对了,你伤好点了没有,因为这边太忙,一直没时间去看你”

    伊索抿了一口水, 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艾拉,笑道“好很多了”

    见伊索不再沉默,艾拉也松了一口气“好了就好。诶诶?你不是在那边挺好的吗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 伊索顿了顿,然后苦笑道“嗯……没事,就回来看看”

  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还未察觉到伊索的异样的艾拉天真的问道

  “我不知道……”伊索抛下这句话就回自己房间了

   艾拉目送伊索离开后,皱了皱眉头,转头看向窗外。“这孩子,闹变扭了?嘶——不对啊,伊索刚刚被上过……怎么就回来了?是哪里出岔子了呢?”艾拉摇了摇头,不再想伊索到底为什么回来。也许孩子也有自己的理由吧……

   伊索走进房间自带的洗手间,双手撑在洗手池旁边,双目无神的看着镜中的自己。激情过后凌乱的头发,脖子上约瑟夫留下的痕迹,被撕坏的衬衣,还有约瑟夫的外套

   好烦!伊索的内心再呐喊。约瑟夫的到底爱不爱自己,约瑟夫究竟有没有背叛自己的问题一直在伊索脑海里晃来晃去。伊索打开水龙头,双手捧起水就往脸上泼

   水溅到头发上,溅到衣服上。水顺着脸的轮廓留下来。伊索随便擦了擦就上床睡了

  

   约瑟夫送走杰克后就回自己房间了。他轻轻打开门,伸手打开灯。眼前的景象让他瞳孔猛缩。床上的人儿不见了。晚风肆意吹起窗纱,窗纱也随风摆动。他几乎是跑向窗户的,约瑟夫站在窗户旁边,盯着窗户下面看

   刚回来又要逃走吗,那个男人就对你那么……

   约瑟夫边想边定位伊索的位置,还没想完他就怔住了,因为他感受不到伊索的气息,就像人间蒸发般消失的无影无踪

   约瑟夫急了,他翻窗离开城堡,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狐妖家里,拽着狐妖的衣领问道“伊索在哪?”

   狐妖还没从中反应过来,一脸懵逼的看着他,“什……什么?他不在我这啊,不是被你接回去了吗?”

   约瑟夫把狐妖甩在地上,焦急的直跺脚。伊索……你到底在哪里……别吓我啊!

   “咳咳咳……人跑了?我听说在西方鹰族好像有一个大名鼎鼎的预言家,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”

   约瑟夫转过头看着他,“谢谢,再也不见”说完之后就离开了

   他以极快的速度返回城堡,然后要秘书为他准备去西方鹰国的马车,越快越好

   很快,秘书把车配好了并对约瑟夫说可以出发了。约瑟夫拉着行李箱就上了马车,然后向鹰国赶去

   约瑟夫透过马车的窗户,看着天上并不完整的月亮

   无论你在哪里都好……只要你还在……

  

   第二天,伊索醒的很晚,大概是中午醒来的。伊索在床上翻了个身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。他揉了揉还有点生疼的腰,不知道是因为做完的激情造成的还是因为不适应总部的床造成的。

   “唔……”伊索微微坐起身,用手挠了挠头发。窗帘微微的开着,似乎是有人进来过,桌子上也有做好的早餐。应该是艾拉进来过,他想着。伊索走向桌子,拉开椅子坐下。他端起牛奶准备喝一口,却发现下面有张纸条,伊索不急不慢的打开,是艾拉的字迹“亲爱的伊索啊,因为想到你和约瑟夫做完刚激情过,现在你的身体估计很虚,所以没有准备你喜欢吃的啊。都是一些补身子的啊,虽然不是你喜欢的,但是还是得吃”在字条的最后面还画了一个wink的小表情

   伊索脸微微发红,但又很开心。艾拉还是一如既往的会照顾人呢。伊索喝了一口鸡汤,明显加了糖,伊索美滋滋的笑了起来,荡着小脚吃完了早餐

   吃完后,伊索收拾了一下桌子,端着几个碗走了出去

   一名身穿铠甲的人向伊索跑来,左手放在自己右肩膀上,弯着腰闭着眼恭敬的对伊索说道“伊索大人,昨晚我们捕住了一个小魂灵,因为太晚就没有去打扰你。那个小魂灵嘴里一直在嚷嚷着‘伊索哥哥’所以我想让您跟我走一趟”

   伊索皱着眉,把碗随便放了一个地方,衣服还没换头发也没扎就跟着士兵走去了

   走进牢房,魔族的叫声让伊索头疼,他跟在后面,小声的问道“待在这么环境,你们不烦吗”

   “习惯就好”

   “哦……”

   “到了,伊索大人,您看”

   小魂灵坐在牢房里的床上哭的稀里哗啦,额头上还顶着一张符咒,让小魂灵没办法穿来穿去。伊索拿起钥匙,打开牢房的门。牢房的门已经生锈了,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,引起了小魂灵的注意力。小魂灵,转过头看向牢门,然后激动的跑向伊索,抱着伊索的腿,抽噎道“伊索哥哥……!唔……我……我想回家,这里一点都不好玩!……”

   伊索蹲下身,抱着满脸泪痕的小魂灵,问道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 “唔……我……本来是在睡觉的,然后感觉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,好像一直在说‘不要了’之类的话,声音很像伊索哥哥,好像还有约瑟夫哥哥的声音。我就瞧瞧跑出来看,刚出门就碰见一个黑色衣服带着面具的大哥哥,他说什么要我回房间,反正就一直不让我靠近你的房间。我就回的房间,然后待在窗户旁边看星星,看着看着,就看见你从窗户跳出去,我也就跟上来了,结果被那些人抓住了”小魂灵忍着想要在哭的欲望对伊索说道

   伊索听的满脸通红,他觉得不能再在这里问下去了,于是起身抱起小魂灵,对士兵说“他不是什么魔族,也没有什么杀伤力,只是个单纯的人类魂灵,我带回去没意见吧”

   “一切听您的安排”士兵彬彬有礼道

   伊索道谢后就离开的牢房,一路上伊索问了小魂灵很多问题,大概是问那天晚上他有没有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和不该听的东西,小魂灵也表示没有意思才放心了下来

   “伊索哥哥,上次玩捉迷藏的时候你躲在哪里啊,我找你好久都没有找到”

   “嗯……一个很隐蔽的地方,下次有机会带你去看看”伊索撒谎道,他不可能把那一天的事情经过告诉小魂灵的。现在自己回想起来还觉得羞死了

  

   “哇!好可爱的小孩!伊索你哪弄来的,等下,不会是你和……”艾拉抱着小魂灵,揉着着他的脸道

   “不是啦!我也不知道怎么来的,反正是人魔大战之后养伤的时候遇见的。约瑟夫也不太清楚,我也没有多问了”伊索坐在窗边,谈谈的说道

   “哦~看你这样子,是想他了吗?”

   “什么什么!?我才没有!”伊索慌慌张张的摆着手说道

   艾拉也只是笑了笑,没有再说什么

   伊索叹了一口气,是什么时候呢……他那迷人笑容,高雅的气质,精致的五官都印在伊索的脑海里。我为什么会逃出来呢……

   伊索一遍遍想着这个问题,可始终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

  

   约瑟夫还是在赶去鹰族的路上,因为鹰族是一个很小的族,所以他们的地域也很偏僻

  “首领是在想什么吗”马车夫见约瑟夫一路上都没有开过口,很随意的问道

   “对啊……在想一个人……一个很重要的人……”约瑟夫撑着脸,低气压笼罩着他怎么也脱不了身

   你为什么又要逃走呢……你到底在哪里……?

   问题举一反三的在脑海中回荡着。


   就这样,这些问题困扰了两人很久,都没有找到答案。也许见到对方,答案自然就来了

   

   驱魔总部每年都会招聘一些有志源当驱魔人的孩子。他们会经过这种考试,经过筛选再培养。而伊索,也是这些考试的考核官。他正坐在红色的桌子前面,懒散的看着新生的资本

   刚准备打分的时候,胃翻江倒海般在绞痛着。伊索扔下笔捂着嘴巴,向厕所跑去

   “呕——”伊索撑在洗手台上,胃里的东西全被吐了出来,阵阵晕眩向伊索袭来

   这不是第一次了,自从伊索回来没几天后就这样了。刚开始他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或者是吃错了什么东西,顺便喝了点药应付过去了。可这种感觉一天比一天强烈。嗜睡,恶心,头晕,胸闷……

   “考官,您没事吧……”

   新生不放心的追了过来,站在厕所门口张望着

   “没事……你可以过了。我有点不舒服,等下你去找别的考官监考好吗,我想休息一下”伊索理了理自己难堪的模样,笑着对追过来的新生道

   “哦哦,好的”


   “伊索,我觉得你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”艾拉站在伊索房间门口,不高兴道

   “嗯……我真的没事,吃点药就好了。考生们还在等你呢,快回去监考吧”伊索翻找着自己的药盒,敷衍道

   “你每次都是这样!吃了药又不见好转,还越来越恶劣。你再不检查我就生气了!”艾拉抢过伊索手上的药,把药忍进垃圾桶里

   “我没事……真的!”

   “……”

   最终,伊索还是没有斗过艾拉。无奈的走进医院。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伊索很是反感。他拿着自己的健康卡和检查报表,坐在走廊上等待。

   “下一位,伊索·卡尔”

   伊索走进房间,把健康卡和检查报表给了医生。医生皱着眉,一遍遍的看着伊索的的报表,时不时瞟几眼伊索。伊索被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心里还抱怨着为什么要来医院

   “卡尔先生,您是男士还是女士?您是不是拿错报表了?”

   “啊啊?我是男生啊,报表没错啊,上面还有我的名字”伊索一脸疑惑的看着医生,心想为什么医生会问这些问题,刚想到一般,他就怔住了

   “您怀孕了”

   “什么!?可是我是男的啊!”伊索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医生

   “是真的,您是不是之前喝过魔族的血?据说魔族的血可以对人类的基因进行一定的串改。而您成功拥有了女性的怀孕这一方面的功能”

   “什……什么……?”


一一一tbc一一一


所以说,伊索怀孕是好事还是坏事。约约知道又会是怎么样的反应……


疯狂捋思路ing @喜欢小美人的约瑟咕 感谢学姐有耐心陪我捋思路(捂脸哭)
是发完稿子之后捋的(抱头)最后还是顺利捋完了,good!!!

@縭生是個鴿子精 缡生的线稿啊👍👍👍,真心感觉画的炒鸡好!!!!【超大声】
我就悄咪咪的上个sai,不是很好嘤嘤嘤。毁了缡生的线稿,嘤嘤嘤,我错了,【鞠躬见谅】

月驱·中秋小番外


私设:人类与魔族和平ing~(和平万岁!)与正文关系不大哦~


今天是中秋节,全国都在庆祝这个节日。

驱魔总部暂定在中国的一个隐秘的地方,所以所有成员也就入乡随俗。那天,成员们就早早离开,各回各家。到傍晚,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。伊索待在平时艾拉讲话的露台上,趴在露台的围栏边,眼神到处飘。大家都走了,约瑟夫也不在,说是今天有事要回魔界一趟。一种孤独感包围了他。

他感觉自己在想事情,但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想家?要说家的话,这就是他的家。想父母?不,父母去世的早,自己那时还太小,对父母没太深感情,之后被艾拉收养,真要说父母,艾拉才即使他的母亲也是他的父亲。不过因为约瑟夫的关系,自己与她有了一层隔阂。

伊索摇了摇头,想把乱糟糟脑袋摇清醒。远处,夕阳西沉,血红的红光染红了周围的云,一片火海展现在眼前,很久以前的一些事出现在伊索的脑海,父母被杀时,人魔第一次大战时,那次大战让他第一次那么执拗,倔强先要坚持自己的选择,所幸最后一切努力没有白费。

伊索在露台上待了很久,知道万家灯火亮起,伊索才动了动因站太久而僵直的身体。内心感觉到一种寂寞,孤独。

“约约,我好想你~”伊索终于发现他是在思念,原来这就是思念的感觉,一直以来只知道战斗,训练的他,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之前约瑟夫一直在自己身边,所以也感觉不到。

“诶~原来我不在的时候,宝贝你那么直白呀!”

身后传来的声音,吓了伊索一跳,如果露台围栏不高,他觉得刚才一惊绝对跳下去,伊索的脸瞬间红了,头顶可以冒蒸汽了。“约……约……约……”话都说不清楚了,身体在抖,说了半天还是一个字。

“哈哈,伊索你好可爱。”约瑟夫笑着从房顶上跳下,走向他。

“你……你不是回魔界了吗?”伊索低着头,像小女生抓裙摆一样,揪着外套边缘。   

“我没说我不回来呀!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人呢!”约瑟夫走过去,双手撑在露台上,把伊索给困在自己两臂之间。

“唔……你……你是为了我才回来的吗?”伊索已经脸红的要滴血了,声音也极其小,好在约瑟夫身为魔族,自带极好的听力,不然伊索现在就像只蚊子在叫。

“如果我说是呢?!”约瑟夫勾起嘴角,看着他这副害羞的模样,真是十分可爱。

“唔……”伊索已经快到极限了,他说不出话来了,再这样他怕自己会紧张激动的晕过去。

“哈哈,不逗你了。我怕你等会儿晕过去。”约瑟夫说着在他脸上轻啄了一下,然后松开手,伊索如触电般,一抖,就直接栽进约瑟夫怀里。

“你没事吧?”约瑟夫见他突然倒过来,吓了一跳。虽说他家这位似乎一直很敏感。
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伊索松了一口气,靠在他胸口,似乎反而没那么紧张,他的温暖与心跳让自己感觉很安心。他纠结的伸出手,僵直的抱住了约瑟夫。

“伊索,这好像是你第一次主动耶!算是送我的中秋节礼物吗?”某约摸了摸伊索的头,最后也抱住他。

“嗯……随你怎么想吧!”

约瑟夫笑了,伊索感觉到约约的身体颤了一下。头顶传来他温柔的声音,“其实,我也给你带了礼物。”

说着,从隐藏空间里取出来一个花灯,“这是我刚才做的,我先去人界溜了一圈,到处打探人们是怎么过节的,然后就回魔界做了这个。”

这个花灯外形和人界的相差不大,但是图案画的是他们两人面对面抵着头,看着十分恩爱。

伊索回过头看到这个图案,一时语塞,这种花纹万一被别人看到了好尴尬的!约约在想什么啊!

“知道画的是什么吗?”约瑟夫从背后搂住他,下巴抵着他的头,问道。

“不……不就是我们吗?”伊索感觉有点尴尬。

“说对了一半,是我们的婚礼。”约瑟夫故意把婚礼二字拖得很长。

伊索瞬间绷直了身体,大脑里面不断跳出婚礼二字,快要爆炸了一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伊索,”约瑟夫用一种极其温柔的语气说道,伊索一下冷静了一些,这种语气他还从来没听过。

“我爱你,嫁给我。”说着约瑟夫吻上了某人近在咫尺的唇,同时把花灯轻轻送上了天。

这一吻来的突然,却让伊索的孤独与思念在一瞬间得到了满足。长而缠绵的吻结束时,伊索头脑清醒了不少,给出了回答。

“我愿意。”

   卡尔突然想起花灯上似乎还画着某种花,于是好奇道:“约约,花灯上的花是......”

   “那个啊,还以为你没注意呢!那是满天星。”约瑟夫深情地看着他,蓝色的眼眸倒影出他的样子,原本冰冷的眸子此时如一潭春水。

  “满天星?”

    约瑟夫紧紧抱住他,在他耳边说:“对,花语是:恋人的呼吸~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Ending———


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呀呀呀呀!晚到了不好意思【鞠躬】

这篇再次是学姐写的 @喜欢小美人的约瑟咕 【鞠躬】

感觉有了学姐我可以欲罢不能,咦哈哈哈哈。写的炒鸡好真的不是我吹

因为想着学姐准备了番外所以我就没有准备【撇嘴】

还是辛苦学姐啦,噫嘻。Happiness

感谢学姐能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帮我写文,噫嘻


一一


然后这里插了小预告


惊!伊索被约约艹过竟然怀孕!?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!!!


摄殓·月驱(12)

许久,伊索从昏迷中醒来。吸入太多迷雾的他还未完全缓过来,头还是隐隐约约的有点疼。他躺在偌大的床上,想着刚才的幻想,根本没心思想这是哪里

偌大的房间陈设极其简单却又不失优雅。桃花木制的桌子和椅子上面刻着精致的花纹。空气中还飘着一股淡淡的幽香

伊索心不在焉的看着天花板,回忆着小时候和父母的温馨情景

真的只是幻想吗……爸爸妈妈……我好想你们……

伊索抬起手放在眼睛上,默默的抽泣着。眼泪顺着脸的轮廓滑下,抵在金丝枕上,晕出一片片深金色的圆圈

“呀呀呀~小美人醒来了呢~”门轻轻被打开,未发出一点声响

一位有着深红色头发发狐妖一脸笑眯眯的走进来。双手背在身后,偷偷的反锁上了门

确定伊索跑不出去了之后,他爬上伊索的床,侧身躺在伊索身边,撑着脸,上下打量着伊索的身体

伊索见狐妖这一举动,立马翻身下了床,假笑道“哈哈哈~,那个,谢谢您救了我,这个人情我记住了……以后有机会一定还……”

眼神不自然的飘忽着,不小心瞟到了窗外。红色的云镶在天边,半个太阳露在云间,伊索顿了顿

“完了完了……这么晚了我是睡了多久啊,约瑟夫不得弄死我……”

伊索小声喃喃着。要是约瑟夫发现自己不在家,后果他自己也不敢想

“小美人说什么呢~”

思绪被妖娆的声音打断,伊索转过头,不好意思的看着床上的狐妖,说道

“啊……人情肯定会换,那个……能不能先送我回家……我再不回家就……!”

话还没说完伊索就被狐妖逼进了墙角

“哦?那如果我现在就要你还呢?”

说着,狐妖便伸出一只手伸进伊索的衣服里,在伊索腰间游走着

伊索条件反射的推开了狐妖,然后陪笑道

“哈哈……我……我回家还有事……那个……我先走了哈……”

“!”

狐妖耐心的听伊索说完就把伊索扑在床上

“走?进了我家还想走?我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?”说着,狐妖脱下自己的衣服,不管伊索的反抗粗鲁的撕扯着伊索的衣服。伊索见事不料,想勾住他的腰,然后一个反扑再逃走。他刚勾住他的腰,门就被踢开了。伊索转头看向门,突然瞳孔一缩,还没反应过来,腿间的软肉就被掐了几下,让他无意识的娇喘了几声

狐妖一脸满意的看着伊索,笑道“哎呀,小美人这么主动的嘛~”

他慌张的看着约瑟夫,大声解释道“约瑟……啊哈~”刚一开口腿间的软肉又被掐了几下

暧昧的姿势,暧昧的喘声。收尽在约瑟夫眼里。那是他曾经相碰都不敢碰的人啊,今天竟然背着自己和别人上了床

约瑟夫走进房间,环顾了一下四周,最后把视线放在狐妖身上。他冲上去,把狐妖摁在墙上,瞟了一眼坐在衣冠不整的伊索,然后笑道

“哎呀~不好意思,是我打扰你们做爱了,真不好意思,如果可以的话,你们可以继续,我绝对不会再来打扰了”约瑟夫几乎是咬着牙齿说的

他用力掐着狐妖的脖子,一点点加重力度,知道狐妖快窒息的时候他在把狐妖摔在地上,便离开了

伊索看向坐在地上的狐妖,看向约瑟夫猩红的眸子和离去的背影。抓起床单披在身上追了上去

“约瑟夫!你听我说啊!”伊索一路上都在给约瑟夫做解释,可始终约瑟夫都没有回头看过他,都没有停下过脚步。哪怕伊索跑到约瑟夫面前,扯约瑟夫的手,约瑟夫也只是绕道而行和甩开,甚至把伊索甩到地上他也不管不顾

直到走到了家,走进了约瑟夫的房间,伊索终于忍不住了,朝约瑟夫大吼道

“约瑟夫!你耍什么小孩子脾……!?”还没说完就被约瑟夫推在墙上。伊索痛的闷哼了几声,顿时觉得有点头晕眼花。等恢复过来时,眼前就只能看见约瑟夫的那张大脸

约瑟夫啃咬着伊索的下唇,渐渐的,约瑟夫咬破了伊索的唇。鲜血从下唇溢出来,嘴里充斥着一股铁锈味。约瑟夫吸吮着伊索的血,舔着伊索的下唇

伊索双手抚上约瑟夫的肩膀,抬起头接应着。下唇的疼痛刺激着伊索的神经,但是他不能反抗,不然约瑟夫更不会听自己解释了,说不定又会胡思乱想着什么。

伊索任由约瑟夫啃咬着自己

过了一会,约瑟夫伸出舌头,撬开伊索的贝齿,舔舐着伊索口腔中的每一处,舔完后,约瑟夫去挑逗伊索舌头。伊索睫毛微微颤了颤,瞬间明白了约瑟夫的意思。他尝试着回应约瑟夫,但是生涩的技巧还是让他很被动

许久,约瑟夫才离开伊索的唇,拉出两条暧昧的银丝。伊索庆幸自己的肺活量还行,不然吻这么久早得憋死

约瑟夫低头看向脸微微泛红的伊索,压着嗓子道“既然这么想解释,那就用你的行动吧”说完,约瑟夫就坐在床上,等待伊索的回应

伊索垂下眼睛,小声道“我……知道了……”

chezaipinlunqu

约瑟夫微微抬鄂看向窗外,已经是深夜了。看着床上熟睡的人儿,他忍不住吻了下去

“看了这么久了还不打算出来吗,杰克”约瑟夫不动声色的问道

“哎呀呀呀,被发现了呢。我看你们做的做的挺激烈的啊,不忍心打扰”杰克从门外拍着手笑眯眯的说道

“你来有事?”

“并没有,就是来看看我们亲爱都首领和他的小情人进行的怎么样了。不过啊,小情人真是可怜呢,把第一次给了你,而你把第一次给了别人”杰克靠在桌子上,最后一句明显加大了声量

约瑟夫向杰克的头踢去,咬牙道“你故意的!”

杰克伸手挡住“我怎么敢呢,我只是说的事实而已”

约瑟夫看了看床上的伊索,确认没有动静之后才回过头对杰克说“要说出去说”

杰克笑了笑就跟着约瑟夫出去了

伊索微微睁开眼睛,看向门外。门外似乎还有声音,但是不知道在说什么。他很想跑过去偷听,但是软趴趴的身体根本不能动

他默默的想着

这是真的吗……

一一一tbc一一一

che是 @喜欢小美人的约瑟咕 写的鸭

早应该发这个了,但是被屏了我也没办法,这次再屏我真的就要枯了,嘤嘤嘤

车车有参考城春草木深太太的鸭

翻了就进群趴,群相册里面有,老翻好烦

摄殓·月驱<番外>

注意

第一人称

单约约

是学姐(也是我的编辑,我真幸福~)帮我写的鸭,炒鸡好看。嗯……学姐暂时没有lofter,所以喜欢学姐的可以去搜索“喜欢约瑟咕的卡尔酱”

(悄咪咪:学姐只是在私下这么叫哦)


正文

我是约瑟夫,做为魔族,我们的血有包治百病的功效,而在我们的平行世界一边,住着一群贪婪的生物:人类。他们贪恋着我们的血,并以此为由经常前来猎杀我们。甚至还给魔族冠上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,将我们丑化成恐怖的食人魔!将他们自己叫做驱魔人,做着英雄梦!真是罪不可恕!作为魔族首领,我与人类势不两立!

前几天,一个小分队入侵了魔界,人类真是自大!很快,手下便抓住了他们的首领,将其同伴杀掉后把他关进了地牢,在我去看他时,意外地发现他和其他人类不一样,从他身上我感觉不到那种讨厌的感觉,与他说话时,他的嗓子沙哑了,大概一天没喝水,我竟然让人倒水给他,真不可思议!我们明明是敌对关系,我没必要对一个囚犯那么好。我讨厌人类,但……似乎唯独对他有种奇怪的感觉。难道因为他是顶级驱魔人?自带某种幻术么?

看他不服气的样子,让我反而想更加嘲讽他,欺负他。这家伙似乎也很不爽我,竟然让我杀了他?呵,人类,你以为我不敢么?(内心:不,你不想)一怒之下我狠狠把他摔在地上,导致本就负伤的他咳出口献血。啊~那一刻我似乎知道他带给我奇怪感觉的原因了,这位先生的血真是人类中的极品!我克制不住自己,咬向他的脖子。之后,我产生了想让他成为我的专属血袋的冲动,为了让他心情好点,(这样血会更好吃),我打算不再囚禁他。将他带到了房间,并命令人将他洗干净。

过一会儿,我再去看他时,开门的那一刻,我又一次对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,并且我很清楚这次不是因为血。他穿着干净的衣服,衣服对瘦小的他来说有些大,松松垮垮地,使他光滑的肩膀漏在了外面,还有诱人的锁骨,他自己似乎也正很难堪,面色微红,十分可爱!这家伙身为一个男人,竟然可以如此诱惑人心!真的是……

趁着给他量尺寸时,我好好近距离观察了一番他的身体,他很瘦,甚至感觉有些弱不禁风。真不知道这样的家伙怎么当上顶级驱魔人的?!但他的反应着实可爱!他让我知道原来除了魔族之外另一种可爱与诱惑,而这种可爱与诱惑让我更加对他欲罢不能,开始对他产生了一种占有欲。

派人做好衣服后,我还亲自给他送去,(大脑:醒醒!你是首领!不是仆人!)那家伙竟然还不满意!我便瞪着他,他也瞪着我,直到被一个侍女打断。我才发现,他的眼睛很清澈,不像其他人类有着被利益和欲望沾染过的浑浊感。这样的眼睛里透出种倔强和坚强,但我却能感觉到这种坚强下不堪一击的脆弱。

人类的胃真是娇气!明明大脑,人血,断臂那么美味,真是不懂美食!好在我之前去过人界,随即变出了一桌甜品,看他狼吞虎咽地吃着,我第一次从心里感觉到一种喜悦,算了,也许你就是这么特别呢!看他像魔界的那些被人类抛弃孤儿们一样,吃个东西满嘴都是,借此机会我调戏了他一番,顺便吻上了他的唇。伊索真是可爱呢~从此以后就只归我所有吧!

人界的家伙来闹事,我轻松摆平,赶快回到了他身边。谁知,又来了个第三者,某个城主的女儿,算我青梅竹马,是个矫情又讨厌的家伙,关键她竟然敢伤害伊索!看到伤痕累累的他,我从未如此愤怒过,一种想摧毁一切,撕碎她的冲动,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。

把他治好了后,我与他一同散步,他似乎开始信任我了,真开心呢!记住了他喜欢黄玫瑰,随后便叫人把整个花园都种成了黄玫瑰。

自从那天后,感觉伊索怪怪的,总像有什么事瞒着我。后来,仆人清理房间发现了一把银匕首!呵呵,原来他一直都还记得他的任务啊,我真是……自作多情……什么时候我变得如此天真了?!天真到会去相信人类,甚至心情和行动都被他的情绪所牵动,这是什么讨厌的感觉?

又一次把他关进了地牢,不过仅仅限制了活动范围,他竟然还不想承认,我的内心似乎被什么堵住了,我气愤打了他一巴掌,但心里的感觉依旧没有消失,我一次次地咬他,喝他的血,心里那种堵塞的感觉却没减弱反而加强了。在他终于肯吃饭时,我心里的感觉才稍稍缓解了些。人魔大战在即,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。

在即将杀掉人界首领时,伊索突然出现,我强行压住力量,才使剑没用太过于伤害他。他设下结界,向我走来,我剑指他喉咙,他竟伸手抓住锋利的剑刃,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他胸前的白衣,我愣住了,也被吓住了,心里想收回刀,手上却迟迟没反应,直到他哭着抱住我,说:“……我……喜欢你……真的很……喜欢你……”那一刻,内心被堵住的感觉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种心痛,很痛很痛。

啊,我终于明白,原来那是喜欢的感觉!从未对任何人有过的奇妙的感觉,唯独对你,伊索,我喜欢你!很喜欢很喜欢!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若能多一秒,即使不是永远我也满足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——end——

暑假最后一篇啦


关于月驱的更新问题

由于开学在即所以更新速度极速减慢。将从日更转换成周末更新,日更字数为一千左右,周末更新字数为三千左右或者以上。(周末更新可能只有一到两篇的样子,所以……就这样趴)


摄殓·月驱(11)

渐渐的,约瑟夫的权利不再动摇,其他魔物不再打抢首领之位的念头了。伊索的伤已经好了很多,已经能自由活动了

今天的天气甚好,伊索坐在房间的窗户边上,看着外面的风景。秋风习习。窗户微微开着,秋风从缝隙里吹进伊索的房间,吹动伊索的头发

如果不是因为约瑟夫的溺宠,怕伊索再出什么事,伊索也不会在这里

伊索撑着脸,不满的对小魂灵说:“烁儿啊,你说为什么约瑟夫不让我出去啊,明明我都可以走了,真是的”

小魂灵也只是呆呆的看着伊索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吃着自己手上的糖

伊索温柔的揉了揉小魂灵的脑袋,然后顿了顿,低下身子问

“烁儿?约瑟夫是不是在开会?”

烁儿停下口中的事,然后点了点头,疑惑的说

“哥哥不是知道嘛,为什么要问这个?”

伊索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确定了约瑟夫现在在开会,没有时间管自己的伊索决定私自出去走一趟

“烁儿,我们玩捉迷藏嘛?你找我好不好?”

“好呀”

烁儿傻傻的笑了,然后面对的墙壁,捂着眼睛开始数数

“1…2…3…”

伊索走出房间,施了一个小小的法术,就让全城堡的侍女倒下了,当然只是催眠咒

他蹦蹦跳跳的走出城堡,走进迷雾森林(对就是小马宝莉的那个迷雾森林(bushi))

迷雾森林名字的由来就是因为这个森林里的雾大,人一旦吸入多了就会出现幻觉

伊索只知道迷雾森林的雾大,却不知道迷雾森林的雾有毒,他走着走着,就觉得眼前迷迷糊糊的。他走向离自己最近的一棵树,然后蹲下身来,使劲揉着自己的太阳穴

他慢慢的睁开眼,眼前的景象已经不是那阴森森的森林了,而是一个温馨的客厅

客厅的中间摆着一个精致的长桌,上面放着许多甜品和小零食。伊索瘫倒在地上,一眨眼,眼前就出现了两个人

一男一女,他们向伊索走来,笑着说“伊索你怎么还做在地上啊,快来吃饭呀”

伊索伸出手,嘴里喃喃着“爸爸……?妈妈……?”

伊索又眨了一下眼睛,温馨的景象不见了,看见的是一张脸

伊索猛的站起身,拽着面前的人都衣领,吼道

“我爸爸妈妈呢?!你还我爸爸妈妈!”

“喂喂喂,那些都是幻想,都是假的”

那人甩开伊索的手,不耐烦的说道

伊索跪在地上,捂着自己的脑袋,痛苦的喊道

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说着说着,伊索感觉眼皮很重,就昏过去了

那人看见伊索昏过去了,蹲下身,打量着伊索的脸

“嗯哼~长的还不错~”

之后就把伊索扛回家了

刚回到家就没看见伊索的约瑟夫恨不得把那些一脸懵逼的女仆掐死。他跑向小魂灵,问伊索去哪了,小魂灵很诚实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

听完,约瑟夫真的炸了毛,伊索竟然背着自己跑出去了,欠调教了?(对没错,就是要开车了)

约瑟夫站原地想了想。他也不是没有想过伊索会自己逃出去,所以他之前偷偷的在伊索身上做了一个小小标记,只要循着标记的气息大概就能找到了

他闭着眼嗅了嗅,然后循着气息看去,紧锁着眉头

怎么去那了?

一一一To be continued 一一一

能进群的进群呀

我是真的想宣群……
上次宣群都没人进来……好卑微……
没有年龄歧视,只要喜欢摄殓喜欢第五的都ok
有兴趣的可以进来哦(没兴趣的也要进来,小声bb)